2020中文學生開源年會講者系列專訪之五:李洋

2020中文學生開源年會講者系列專訪之五:李洋

2020中文學生開源年會講者系列專訪之五:李洋

2020中文學生開源年會將於10月18日上午九點於bilibili 22566724直播间開啟直播,在本次活動之前,開源年會組委會特別推出講者系列專訪:從即日起至10月18日,我們將為每位講者推出一篇獨家專訪。

記者專訪

記者
非常感謝您能抽出時間進行本次專訪,能先請您簡單地做一個自我介紹嗎?

李洋
我叫李洋,目前是新疆石河子大學一位大四的學生,我與很多人一樣,是興趣驅動着自己去學習編程。并且我很喜歡編程過程中遇到問題,解決問題的過程和得到最終成果時的那種成就感,我認為好的“編程”是一個完美的“創造”,類似一個造物者從0到1的過程。我從16歲開始接觸電腦,剛開始時對批處理命令感興趣,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,只可惜沒有什么實質性的成果,都是自娛自樂罷了。

記者
您的演講題目是“爬蟲,當斬還是當賞?​”,請問您能向我們的讀者朋友簡單地介紹一些您的選題嗎?

李洋
我之所以選擇這個題目是因為我本人對爬蟲接觸的比較多,我個人認為目前爬蟲處在一個非常尷尬的地位,不僅是robots協議,各種公約,又或者是被《信息安全法》約束這么簡單。由於主體是人,監管或自身約束下的行為也就存在了許多的爭議,我所講的就與這相關。

記者
您的博客中既有散文/詩歌,也有許多代碼“干貨”,從文學到代碼,您同時在這兩個完全不同的領域留下了足跡,請問您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?

李洋
我對這兩方面都比較感興趣,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想在短短的不到百年的生命中留下一些痕跡,也算是沒有白走這一遭。如果留下的東西對后來人有用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可能也是成就感在作祟吧。

記者
您的博客slogan”自由且瘋狂”,開源運動也常與自由軟件運動相聯系,請問您對開源是有着自己的故事&感受嗎?這與您的博客slogan之間是否有着一些聯系呢?

李洋
我所說的自由并不是無約束的絕對自由,而是符合道德法律下的自由。類似於開源協議一樣,雖然自由但是被約束,與此同時也可以享受到分享帶來的快樂和利益。瘋狂則是我的生活態度,有必要時可以成為一個別人口中的瘋子。

記者
請問您在日常生活&工作中曾經遇到過爬蟲所帶來的隱私問題嗎?

李洋
爬蟲所帶來的問題大部分情況下不是直接體現出來的,而是某些居心叵測的人用這些信息做了一些事之后我們才恍然大悟“哦,原來我早就是透明人了。”,我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,大部分的學校網站都可以直接訪問,很多文件也可以直接下載,例如很多包含學生,教師的個人信息。如:姓名,年齡,電話,身份證號等。很容易被釆集和利用,如果信息量足夠大,就可以獲取一個人的關系網,猜測他的常用密碼。

記者
目前業界已經搆建了針對網絡爬蟲的Robots協議,其同樣在《互聯網搜索引擎服務自律公約》中有所體現,請問您是否認為通過本協議能夠相對有效地對爬蟲行為進行規范呢?

李洋
在有Robots協議下,搜索引擎“蜘蛛”會遵循,但是很多爬蟲程序是由開發者編寫的。因此對開發者的約束基本為0,我認為真正能約束開發者的只有法律和自身的道德。

記者
2018年歐盟頒布了《一般數據保護條例》,其在保護個人隱私的同時,也被認為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歐洲信息產業的發展,請問您更偏向於哪一方的觀點呢?

李洋
如果我是一位商人,我肯定會選擇其限制了信息產業的發展,但是我作為一個普通人,還是偏向於保護隱私這一點。同時我們不能因為過度保護隱私而因噎廢食阻止互聯網的發展,我認為一定存在一個平衡點去解決這個問題。

記者
信息爆發為我們在決策上提供了諸多便利,但同時也帶來了算法歧視、信息繭房等問題,請問您認為其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呢?

李洋
有兩句話我認為在編程方面同樣適用,第一句是:至繁歸於至簡,第二句是: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准。算法中無形的“不正義”或者推荐算法的“混淆視聽”,都是在解決問題過程中的過度產物。在現階段他們解決了問題,達到了想要的效果,那么就是利大於弊。凡事如果一定選擇唯一的一個利弊面的話,還是很難的。

記者
請問您想和我們的讀者說一些什么嗎?

李洋
多學一些“無用”的知識,保持好奇吧,騷年~

以下通信方式為學生開源年會的官方聯絡方式,敬請關注:

Leave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TOUCH THE OPEN SOURCE?

JOIN OUR COMMUNITY

Join the Group